伤痕无碍我们的美丽

放学铃已响过很久了,韦蓝仍在座位上一动不动,她拿着笔,似乎是在聚精会神地演算习题。直至整个教室空无一人,韦蓝才收拾好东西,默默地最后一个离开。   她走得很慢,但仍逃不脱路人关注的目光。她知道自己奇怪的走路姿势将如影子一般伴随一生。   韦蓝16岁,这个年龄,如花绽放。转学来的第一天,当她站在教室门口时,吸引了很多赞叹的目光。可是当她开始移动双腿的时候,就低下了头,满面羞涩。她不敢抬头,因为她知道那些目光将会如何变化。   老师介绍:“这位是今天转学过来的韦蓝同学,成绩优异。希望大家能发扬互助精神,多多照顾韦蓝同学。因为某些原因,韦蓝同学行动有些不便。”说到后面时,老师的语气异常轻柔,仿佛生怕伤害了一朵娇柔的花儿。   韦蓝从座位上艰难地站起来,掌声在四周荡漾,可她却感觉,这仿佛是对她的一种嘲笑。   放学了,橙子热情地说:“韦蓝,我家和你家只隔着一条街,以后就由我负责送你回家吧!”   韦蓝却冷冷地说:“不需要!你凭什么送我?”   橙子大出意料之外,愣了一下,不由犯了口吃的老毛病:“我……我只是关心你……老……老师说同学应该互相帮助。我家离你家很……很近,我也顺路。”   韦蓝猛地站起来,忘了自己右脚没有力量,所以歪了一下,几乎跌倒。橙子赶紧去扶她,韦蓝却一把甩开橙子的手说:“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了,我不需要!我讨厌别人的怜悯!没想到你这个学习委员竟是个大结巴啊,话也说不清楚,还想要帮助别人?”   橙子顿时满脸通红,泪珠在眼眶里几乎要掉下来,只得负气离开。   韦蓝坐下来,装模作样地拿着习题集,做起习题。她要等全部同学离开,没有人能看见自己走路的样子时才一个人离校。   韦蓝很敏感,她讨厌别人把她当残疾人。   这天,她等了很久,却发现一个陌生的男生久久不离开,一直埋头做习题。她的肚子已咕咕叫唤,那男生还没有离去的迹象。   韦蓝终于无法再等了。她收拾好东西,一瘸一拐地出了教室。出门的时候,她恨恨地向那男生瞥了一眼,却只看到他仍在聚精会神地做题,仿佛对自己的离去毫无知觉。   第二天也如此。   第三天,韦蓝再也无法忍耐了。她强压着怒气,冲到那男生面前,使劲敲了下桌子,怒气冲冲地说:“喂!你是哪个班的?要做习题为什么不在自己班的教室做?你既然这么想看我这个瘸子,那你现在就看个够!然后你哪来的仍回哪里去!”她的脸涨得通红,已经有泪珠在眼眶里打转。   男生很吃惊,注视了她一会儿,然后开口:“你的脚很引人注目吗?说实话,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!”   他抬头看着韦蓝:“不过这张脸如果能有一些笑容,我倒觉得会非常引人注目。”   韦蓝愣了。这个男生如此坦然地对她的右脚开玩笑,分明没把她当残疾人。   其实他在韦蓝的教室看书,只因为这个教室门锁得最迟。但在来的第一天,他就注意到这个迟迟不肯离开的女孩儿。当他看到这个女孩儿孤独地、歪歪扭扭地走出教室,脸色慢慢变得凝重。   用什么方法能使她走出阴影?   他冲对面发愣的女孩儿笑笑:“我叫童乐。为了看到你的笑脸,我很想充当一次护花使者。请问我可有这份荣幸?”   是他的坦然和阳光让她脱下厚厚的盔甲吗?他的话有着让她无法拒绝的魔力。   暮色苍茫中,童乐不停地催:“哎呀,快点儿啊,肚子都饿扁了!”仿佛她是一个肢体健全的人。   在童乐的催促下,韦蓝发现,若不顾忌自己的走路姿势,她能和别人走得一样快!原来,阻碍她的,其实是心理上的“伤痕”。   路过花店,童乐说等一下。然后他转身买了一束鸢尾出来。蓝色的花朵,上面却有着一道伤痕,是他故意划的吗?   他把花递给韦蓝,说:“你看,恰恰是这道伤痕,使鸢尾增添了别样的美丽!伤痕也有‘生命’,如果你因此将它放在阴冷潮湿的地方,它就会腐烂发霉。而如果将它仔细打理一番,然后再欣赏它,就会发现它的别样的美丽!韦蓝同学,我希望你别因为‘伤痕’,就将自己的美丽遮盖!”

夜晚,韦蓝躺在床上,看着带有伤痕的蓝色鸢尾,不禁心潮起伏。她看着自己的脚,想起了橙子。其实,橙子也有“伤痕”,她的“伤痕”是口吃带来的。而她那天却在橙子的伤痕上又刺了一刀,想到这里她有些愧疚。   第二天,同学们看见一个白衣女孩儿捧着一束鸢尾向着橙子大方地走了过去。她走得不稳,但微笑却异常动人。花中垂下一张字条:“伤痕无碍我们的美丽——韦蓝致歉。”   顾建平/荐

© 2022 故事慧 关于我们 联系我们 耗时0.003074(s)
2022-08-12 22:43:04 16603153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