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只胆小的兔子怎么会变得胆大

兔哥哥和兔弟弟是两只胆子非常小的兔子。

兔哥哥和兔弟弟最害怕爸爸妈妈一起出门,把他们留在家里。

偏偏今天爸爸妈妈都出门了,把他们兄弟俩留在家里。

爸爸妈妈是去医院看望生病的鹈鹕妈妈。医院的病房是不适合小孩去的。再说,这又是一个感冒流行的季节。

整幢房子里显得空荡荡的。兄弟俩蜷缩在他们卧室的一角,一动也不敢动。

屋子里很静,非常的静。

突然,客厅里传来乒乓、乒乓的声音,兄弟俩吓得胆战心惊,谁也不敢去看一看。

兔弟弟说:“会不会是老虎来了?”

“不会。”兔哥哥说,“老虎走路是没有声音的,不会乒乓乒乓的。”

“那么是大象吧?大象进我们家了!”

“也不会。”兔哥哥说,“大象一脚就会把我们家的地板踩塌。那样的话,就该是啪啦啦、啪啦啦的声响,而且屋顶也会跟着摇晃!”

一听这话,兔弟弟仿佛看见屋顶在摇晃了,他吓得哭了起来。

最后,还是兔哥哥壮起胆子,他从房间角落里找到一根短棍子,高高举着。兔弟弟为了壮哥哥的胆,在后面跟着,他手里拿着一把扫帚。

走出卧室一看,客厅里空荡荡的。

“乒乓!”这声音是从爸爸书房里传出来的。

兔弟弟壮着胆子,走到爸爸书房门前,听了半天没动静,兔哥哥用木棍一顶门,门开了。

“乒乓!”又是一声响,这次让兔哥哥看见了,原来爸爸出门前,没把书房的窗子关好。风一吹,窗子就乒乓地响了起来。

兔哥哥赶快冲进书房,关好了窗。

兄弟俩溜回自己屋子,蜷缩在角落里。

房子里又变得很静,很静。

兔弟弟还是小心地支起耳朵听着。他一会儿听见爸爸的卧室里好像有人走动,一会儿又听见储藏室仿佛有人在搬东西……

为了分散弟弟的注意力,兔哥哥从桌上拿起一本书对弟弟说:“我们来看书吧!”

这是一本兔弟弟很爱看的画册。但现在,兔弟弟不想看它。兔哥哥一个人坐在地毯上读了起来。读着读着,兔哥哥笑了起来。

这是一本讲动物园里的动物们被关在笼子里的故事书。

兔哥哥对兔弟弟说:“我们来玩动物园游戏好吗?”

“怎么个玩法?”

“我们轮流当笼子里的动物和笼子外面的观众。”

“好啊!”

这个想法挺新奇,兔弟弟点头笑了,兄弟俩从蜷缩的角落里走了出来。

兔哥哥把整幢房子想象成一个大动物园,每一间屋子都是关动物的大笼子,他们先从爸爸的书房开始,那里是一只关老虎的笼子。

兔哥哥首先被当做老虎关在笼子里。兔哥哥学着老虎的样子,在笼子里懒洋洋地走着,不时地伸着懒腰,打着哈欠。兔弟弟在笼子外面逗“老虎”,他要“老虎”讲讲自己怎么被关进笼子里的。

“老虎”想了一下说:“有一次,我在森林里追赶一只奔跑的梅花鹿,一不小心掉进猎人挖的陷阱,就被关到了笼子里。”

兔弟弟问“老虎”:“你现在想些什么?”

“我想吃只小兔子!”“老虎”恶狠狠地说。

兔弟弟说:“我现在是动物园的管理员,又是厨师,我要罚你两天吃不到东西。”

“老虎”求饶了,他说他再也不想吃兔子了,兔子是善良机智的,“老虎”不是他的对手。

“老虎”最后说:“我现在只想吃根胡萝卜!”

兔弟弟朝笼子里扔进一根胡萝卜,“老虎”拾起胡萝卜,咔嚓咔嚓吃得很有滋味……

爸爸妈妈的卧室,是关狮子的笼子,兔弟弟被当做狮子关了进去。

这只笼子很舒适,还有床可以睡觉。

“狮子”起先抱着个枕头睡在床上,后来伸个懒腰跳下床来。他慢慢地走着,不时地摇晃着他那满是长毛儿的大脑袋。兔哥哥也请“狮子”讲讲他被捕的经过。

“狮子”说:“我是无敌之王—狮子,生活在非洲丛林里。我吃过三只老虎、五只犀牛、六头大象,还吃过一百零八只小兔子。后来猎人用麻醉枪射中了我,我才昏沉沉地被抬进笼子里的。”

笼子外的兔哥哥说:“你是只爱吹牛的狮子。你忘了,我除了是观众外,还是一名兽医呢,我诊断你是得了‘妄想症’,吃了一百零八只兔子完全是你的妄想,你必须吃药片。”

兽医扔进笼子的药片是一只新鲜的大蘑菇。“狮子”捡起来美滋滋地吃了,他对兽医说:“这药片真好吃,还有吗?我的病还没有好呢!”

兽医又扔了一个苹果给“狮子”说:“这是一个很难吃的药丸子!”

狮子啃着这个“药丸子”说:“在非洲丛林里,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药。”

后来,兔哥哥又在他们自己的卧室里扮大灰狼;兔弟弟又在储藏室里扮一只脾气暴躁、乱冲乱撞的独角大犀牛。

兔子哥俩跑遍了整幢楼的每间屋子,连地下室也都去了,他们完全忘记了害怕。每当被关进笼子里的时候,他们还要负责收拾笼子,把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,收拾得整整齐齐,为的是让观看的人觉得,这是一只挺懂事、挺有教养的动物。那些观众、管理员、兽医,便会找来各种美味的食物、味道不错的药品,投进笼子里。

当他们从最后一只笼子—地下室出来的时候,突然听见了敲门声,兔子哥俩被吓了一大跳。不过,他们很快地镇静下来,扮过那么凶猛的动物,他们的胆子不知不觉地变大了。

兔弟弟首先奔到门口问:“是谁啊?”

“这里是兔哥哥和兔弟弟的家吗?”

兔哥哥一听就知道,这是爸爸妈妈的声音。

兔哥哥笑着说:“不是,这里是关着狮子、老虎和大犀牛的动物园,我是动物园的园长兼兽医。”

“我是动物园的管理员兼厨师!”兔弟弟也压低嗓门说。

“啊,”门外传来笑声,“那我就是带着好吃的东西逛动物园的观众。”这是妈妈的声音。

“我是刚从南美洲来动物园的大河马!”这是爸爸憋出来的粗哑嗓音。

兔哥哥和兔弟弟打开大门说:

“欢迎,欢迎!”

“请进,请进!”   

两只胆小的兔子怎么会变得胆大

© 2021 故事慧 关于我们 联系我们 耗时0.035441(s)
2021-11-29 17:11:32 16381770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