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监室传来的哭声

   刘刚是个抢劫犯,入狱一年了,从来没人看过他。    眼看别的犯人隔三岔五就有人来探监,送来各种好吃的,刘刚眼馋,就给父母写信,让他们来,也不为好

你在伞里吗?

      雨渐渐大起来。后座上的女儿,小脸紧贴着我的后背,右手穿过我的胳肢窝,擎着她那把橘红的小伞。雨砸在伞顶上,嘭嘭直响。有风,车子骑得有些发紧,那小伞也忽嗒忽嗒不甚

长姐如母

夜里做梦了。    找不见妈妈了,我就哭!    哭得累了,我就醒了。    而立之年的我,长久停留在悲伤中,

妈妈的易拉罐

天下的母亲都一样,天下的母亲又都不一样;一样的是她们的爱,不一样的是她们的心思。小的时候总是憎恨妈妈喜欢捡易拉罐。花花绿绿的瓶子,让正在自行车上疾驰的妈妈迅速地停下脚步,还没等我回过神来,&ldquo

原点

清晨,空气有点凉,鼻子冻的红红的,吸一口冷气,立即就干咳几声。“多穿点,今天有雪呢,晚上早点回来,我给你烧热水,哎,对了上班把我昨晚刚给你织好的围巾围上,会暖和点。”话音刚落,

为梦想而生

离开纽约那天,天色灰蒙蒙的。汽车飞驶在高速公路上,我依依不舍地留恋着路边的建筑。纽约,这个大得几乎能容下世界上所有人种的城市,竟留不下我——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。当飞机脱离跑道

希望你不要忘记

秋天,一个承载希望与丰收的季节,却给人哀怨的味道,难道就是因为,这样的完美的深秋惹人嫉妒?——上苍似乎公平地给与这个秋天悲凉的颜色和味道——飘飘的枯败落

闺中密友多 健康亦多多

它既不在药瓶里,也不在体育馆。不妨看看你最亲密的朋友——他们,也许是让你更加健康的关键。友谊,对于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来说也许意味着很多。“那是我在孩子们出生后度过的最

大象、小象和人

     阴霾的天空压迫着整个非洲大草原,连绵的秋雨使它处处形成着丝中沼泽。而河水已经泛滥,像镀银的章鱼朝四面八方伸出曲长的手臂。狮子们蜷卧在树丛,仿佛都被淋得无精打采一

宗仓想进敬老院

    宗仓想进敬老院也是万般无奈。宗仓兄弟三个都是“光棍”,不是他们不愿娶,也不是有生理缺陷,根本原因就一个字:穷。兄弟三人一年到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
© 2022 故事慧 关于我们 联系我们 耗时0.014543(s)
2022-07-04 11:43:28 1656906208